CP27同人國創30人論壇(上):中國創作,向上而行

澎湃新聞記者 夏奕寧

2021-01-14 20:4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很多人一聽到“同人”,首先想到的或許是熱門IP的精美插畫或衍生小説等二創同人。但其實同人的定義是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進行的創作”,原創也是同人中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2020年,COMICUP上海同人展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同人創作展,這在當時看起來是時勢造就。但隨着2020年末國內創作迎來大爆發,在全球低迷的文創產業中,“中國創作”無疑受到了更多的矚目。小説、漫畫、動畫、遊戲、設計、文創……都在中國創作的範疇。CP27同人國創30人論壇海報

CP27同人國創30人論壇海報

2021新年伊始,在“創作即探索”的感召下,CP27(第27屆COMICUP上海同人展)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順利舉辦。在展會次日,COMICUP組委會邀請了國內幾位實力創作者,一起聊聊創作的兩三事,分享中國創作的箇中魅力。
“創作即探索”,中國同人已進入穩健期
談及同人創作展與中國創作的關係,COMICUP創始人兼總策劃馮凝華(香菇)頗有感慨。她表示,同人可以説是在一個共同時間、一個共同地點的一個共同經歷,通過交換共鳴跟感受實現創作者與創作者、創作者與讀者的交流,避免閉門造車,從而幫助創作進入良性循環,得以健康、有活力地發展。
在香菇的回憶裏,中國的同人經歷了三個階段:在蠻荒期,大部分的創作都是歐美跟日本IP的二創。當時一個職業編輯想要找到不錯的創作者也非常困難,大家散落在各處,偶爾有人在網上發了點好作品,甚至還會被誤以為是日本作者。但同人活動的舉辦讓更多的創作者找到了彼此,獲得交流和提升。到了萌芽期,一些原創作品和社團開始崛起,並且獲得不少關注。現在則已經進入了穩健期,不僅在各領域都有優秀的國產作品出現,而且這些國產作品通過二創也被更多愛好者所知曉。以COMICUP上海同人展為例,2020年7月底舉辦的CP26共有逾2300個攤位、超過48個同人專區或街道參展;但到了5個月後的CP27,創作者參展攤位單日超過3000,同人專區或街道超過88個,創作者報名數、題材數均有突破性的增長。同時中國原創IP也在穩步前進,國創力量日益發展壯大。在CP27,既能找到凹凸世界、陰陽師、盜墓筆記、明日方舟、詭祕之主、蝴蝶藍的世界等國創IP的專區,也有“原創100%”“OVS創作者集市”“原創OC展出企劃”等突出原創的展示領域。
在這些豐富多彩的原創企劃中,“原創OC展出企劃”面向的是當前火熱的OC(Original Character)創作,一些創作者會將個人的趣味點收集,形成一個原創角色、一個故事片段或一張帶獨立設定的插畫。CP27遴選了30餘幅這樣的原創作品進行展出,比起職業化的創作,它們雖然是片段式的,但鮮明張揚、個性十足。CP27現場的OVS創作者集市

CP27現場的OVS創作者集市

“OVS創作者集市”則主要面向設計師。相比紙膠帶等形式的文創,OVS(Original VersuS)更注重主題的表達,通過限定主題來激發靈感,串聯插畫師和設計師展示。第一屆OVS共邀請了49位作者,可以在“請向前走”還是“禁止後退”中選擇一個主題,通過設計語言來傳遞思想。CP27現場的亞洲插畫家畫展

CP27現場的亞洲插畫家畫展

此外,本屆COMICUP聯合日本藝術設計出版社PIE International出版了《Asian Illustration》,並現場舉辦了同名亞洲插畫師畫展,向日本市場展現當前亞洲創作力量的崛起。同時作為國際交流,CP27還舉辦了《信蜂》作者淺田弘幸的複製原畫展。作為日本資深漫畫家,淺田弘幸將擔任第二屆黑白魂漫畫大賽的特別評委。黑白魂漫畫大賽中的優秀作品,有望被輸送到日本頂級漫畫雜誌上刊載,在國際舞台上放大中國創作的聲音。
在香菇看來,是整體創作的增長上揚與創作者羣體的日益堅實,讓COMICUP的創作企劃能夠成功。同時,這些原創企劃也充分展現了中國創作在原創角色、設計、插畫等各領域的實力。她希望,創作的機會和空間會越來越大,中國能湧現出更多堅挺有力的創作。
“創作升温”與“業界寒冬”,中國創作的冰火兩重天
論壇現場,奇幻創作者、“塔希里亞”世界系列作者吳淼也分享了他投身奇幻創作的歷程。吳淼的《塔希里亞故事集》已出版了十本,其黑白剪影的畫風、充滿哲思的語言,不僅在中國取得了巨大的反響,也輸送到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受到各地讀者的歡迎。奇幻創作者、“塔希里亞”世界系列作者吳淼

奇幻創作者、“塔希里亞”世界系列作者吳淼

吳淼認為,不論是奇幻還是科幻,對做創作的人來説就是一個孔,現實通過創作成像形成投影。吳淼表示自己其實是寫科幻小説出身,但科幻創作要求有深厚的理論基礎,於是他便選擇了奇幻的道路,不過骨子裏仍然是中式的,側重創作將現實反映入幻想的、寫給中國人看的西方奇幻。
在吳淼筆下的奇幻世界,劣等魔法毀天滅地,中等魔法講究代價,最好的魔法能夠觸碰心靈。這個設定其實受到了海倫·凱勒《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的啓發:失明的海倫·凱勒氣跑了無數老師,直到莎莉文老師讓她觸摸水,她的腦海中出現了一道光,開始學會與外界交流。在吳淼看來,這就是現實的魔法,所以奇幻與現實並不分家,創作是現實的投影,自然會融入創作者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作為從紙媒時代一路畫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老牌漫畫家,於彥舒調侃自己經歷過無數次“業界寒冬”,而且週期越來越短。但在他看來,內容也好、漫畫也好,並沒有真正經歷過“寒冬”,創作者與讀者的基本盤依然存在。現在所謂“寒冬”,更多在於媒體或商業模式上還沒找到一種成熟的可以自循環的盈利機制。
於彥舒提出,自己很反對兩句話,一句是“良心之作”——“沒有哪個作者在創作的時候,是被教育成‘你以後一定要做一件邪惡的事情’的,創作本身並不是一個暴利行業,不會有一個邪惡的人通過創作來榨取鉅額的資金,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來判斷文藝作品的強弱,創作者的價值就是在要把一個你認為有價值的作品創作出來。”
另一句是“讀者吃屎吃慣了,都不會吃飯了”——“每年都會有一些新的受歡迎的作品,那就説明作者還是要創作,讀者還是要閲讀。在作品被創作出來之前,市場並不知道是否需要它,好比《阿凡達》誕生之前,沒人知道誰會喜歡,但只要把它拍出來了,市場才會知道這是一部偉大的作品還是一部還行的作品。因此創作必須要堅持,只有在實踐過後才能體現創作的價值。”
於彥舒表示看好創作的前景,虛擬角色的傳播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隨着技術條件的提升會一直向上,而且創作者心中的創作念頭是自發而無法抑制的,未來的中國創作會越來越多。資深少年漫畫家於彥舒(左)與幻馬羣英社創始人韓曉菲(右)

資深少年漫畫家於彥舒(左)與幻馬羣英社創始人韓曉菲(右)

作為幻馬羣英社的創始人,韓曉菲從孵化原創漫畫入手,到2017年專門成立了動畫影視部,以三渲二技術為核心,自主獨立研發動畫。不久前,幻馬羣英社宣佈與於彥舒攜手將經典漫畫《扳手少年》動畫化,預告一經放出,就成為B站國創最受期待、霸榜預定的項目之一。
在論壇現場,韓曉菲作為於彥舒的搭檔一起分享了他投身原創動畫的看法。他認為,無論載體如何,創作者本質上就是個説故事的説書人,説書人從天橋底到進戲院,電影從黑白到彩色,看視頻從看電視到看手機,本質依然是在説故事。於彥舒是做平面不動的漫畫,幻馬則是用三渲二的藝術效果,用動畫將這個故事再深挖,以用户愛看的形式去展現。
韓曉菲表示,他每年只要來一次CP,直觀地看到有這麼多人在創作,就對內容創作依然充滿信心:“中國創作始終是充滿生命力的。”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徐崚怡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同人,二次元,國創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